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梅园剑影:神偷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梅园剑影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未等芦苇说完,鲍老伯急闪身后,伸手挑开左臂,锁向其深喉。芦苇见状忙往旁边闪去。懒龙胆气猛生,轻若御风,与之相战,吊臂双开,倏忽如风,真龙也。芦苇被懒龙紧逼,加上心虚,竟节节败退,慌乱间,懒龙一招龙锁项颈至芦苇的颈部。

    瞬间将至,龙翔圣手射出一簇细银针。沙逢水大叫一声:老伯,心。

    鲍老伯并无躲闪,一并紧握芦苇的喉咙,任凭银针来袭,而后大叫一声:快走。

    这时沙逢水才想起后巷,正要闪身,面前已多了一人,赫然凤生向使。沙逢水道:前辈,在下并不是你们要的人,还请高抬贵手,放在下一马。

    凤生道:你确实不是我们要的人,但你可有带我们找到我们要的人。说完。伸手向沙逢水抓去,眼看就要到衣领,沙逢水左右一晃,轻巧的逃过。

    凤生一愣,道:原来你子是个练家子。且再吃我一掌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掌已到眼前,掌风里加着阴风,朝沙逢水袭来。沙逢水急窜急跳,慌乱间又躲过一招,满头细汗慢慢渗出,急忙闪到墙边,眼睛瞄了一下门口。心想,此人武功甚高,我定然不是其对手,一旦银针使出或其他暗器,那能了得,万万不可恋战。

    想到这,沙逢水定眼看机会。那凤生两招竟未抓住沙逢水,心中大急。近朝面前击来,这时,沙逢水突然也迎面主动出手,伸手一招猛虎扑食,指向凤生。凤生突变双掌位拳迎击上去,准备硬拿。哪知沙逢水之时虚张声势,急缩向门外闪去,凤生急追,沙逢水顺手一甩,一股黄烟弹出,凤生情急收势,已经来不及了,啊的一声,晃了晃,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沙逢水向北折回,绕老宅两圈,未见人跟踪,足下停墙角,翻身飞跃上墙,轻轻地落地,四下无人,向书房走去,轻叩房门,低声喊道:鲍公子。。房中无人应答,遂推开房门,里面整洁如初,案台上卷帙分不偶,墨笔静挂琴台。

    每个房间寂静无人,人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风萧萧野花零落催人恼。花妍妍万朵清香暗送来。

    沙逢水心里莫名的惆怅涌上心头,茫然间打开大门向外走去,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,对周围的一切毫无感觉,烦燥的心让自己不知道应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着火了,随着一声呼叫,接着纵人呼叫。沙逢水顺势一看,起火的地方正是酒店方向。随着人群来到一看,正是来往酒店,火烧劈啪啦的,纵人吆喝的,打水的,忙足一团。旁边有看客闲言道:火好大呀,是呀,听说死了人了。怎么着的火。

    沙逢水环顾一下,未曾发现龙翔风生等人,想必早已去了。那鲍公子吉人天相,定能逢凶化吉,只是可惜科考乡试,无法为老伯光祖耀阴。彾惜老伯为信念终守,反怪那芦苇背信。自此心中反添一番愁绪来,定要惩治为是,杀之为快。可惜对手皆武功高强之人,如何敌之,身边还没有帮手,也不知那安昌现在何处。当下酒肆已毁,后巷人去镂空,我先藏与僻静之处,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想到这,沙逢水来到离镇十来里有座山神庙,破落已久,找个干地昼寝。

    沙逢水一脸茫然,啊,忙转身查看酒壶,果然酒壶还在,里面的酒早已空空,真是神不知鬼不交的,煞好手段。

    沙逢水忙道:老伯,我彻夜守候,竟然好无察举,甚是蹊跷。

    鲍老伯笑道:在你打盹之时,正是其下手之时啊。哈哈。如此巧过,旧话不提,戏耍在先呀。

    沙逢水道:老伯怎知,莫非老伯你。。

    鲍老伯笑道:哈哈,我那有那本事,来,见见,这个。说完,引指旁边一人,沙逢水一看,此人骨瘦如柴,白练搭善,腰锁银勾,形如木制。如此单薄身刻,王如疾风吹倒亦如。

    沙逢水惊道:啊,老伯,此人莫非就是你说的芦苇。

    鲍老伯笑道:沙公子好眼力,不错,正是芦苇。

    沙逢水道:那您可不就是。?

    旁边芦苇道:这个老东西就是懒龙。

    沙逢水惊喜的不知所措,一时间如数此处,见江湖两位前辈甚是造化。桌前打理成新上前,入后厨与富贵纳几碟菜,系数端上。鲍老伯吩咐今天暂且缓卸营生,与旧交徐新言。

    一束在身,可以惊俗。不过而而,游戏三味,两人把酒唱欢,戏说往年事,光阴岁月,恍如昨日,令人唏嘘人生,夜横野处五六,吹晚风鼾七八。飞来深夜后,醉卧明月间。哎,我们都老朽已。芦苇长叹道。

    沙逢水忙起身与之蘸上,说道:前辈甚是逍遥,令晚辈神往。是想前夜之手段,敢为世上能有几个,只是因何不见我来也前来‘

    当下些幕,然能拂去。鲍老伯道我那师兄初入江湖,本想侠气柔骨,积善除恶,无论轻功妙巧心智皆在我两之上。可惜啊,原本我们年轻仗剑江湖,不料,出师未捷,竟然一偷命中,竟然早早送了我那师兄的性命,唉。

    沙逢水大吃一惊道:啊,甚的蹊跷,偷什么了,结果竟这般。

    鲍老伯叹了口气道:已我等之手段,偷什么还不是易如反掌,只可惜偏偏让我师兄碰上,偷了颗心呀。

    沙逢水惊讶道:什么,心

    鲍老伯道:一颗女人心,一颗让我师兄送命的心。

    这是旁边的芦苇答道:多少年了,浮萍早已归大海,此乃前世宿命姻缘,都怪你这老东西,在做什么月下媒人。哎。旧时莫提,来,缘尽人去也。喝酒,过些日子,我还回我的在云山去。

    说完,哪起桌上的酒杯正要喝,突然,嗖的从门外射进一颗银针,正插在酒杯上,好劲的力道,银针恰好刺穿酒杯,杯中的酒顺着银针刺口渗出,滴在桌上,变成点点血红。

    芦苇大叫一声:不好,有毒。

    《梅园剑影》五十部巅峰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1meijel.com/htmls/1563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梅园剑影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