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梅园剑影:神偷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梅园剑影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两大盘肉,碟黄豆,两份大饼,一坛酒水悉数端上。沙逢水邻桌闲坐,看着几个壮汉,还想着韦驮献仵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端起酒碗,说道:赵大侠,来,不必惆怅,有祁家兄弟做帮手定能马到功成,来来来,喝酒,其他几人也附和端酒:喝,喝。

    那被称为赵大侠的人道:几位好意,在下心领了,只是对家着实厉害,虽然已过十年,为了一剑,装胆应约,不往我燕赵双鹰的名号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道:得,赵大侠,不就是个梅圆吗,已我祁家兄弟联手,再加上你赵大侠,嘿嘿,几个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沙逢水猛地一惊,啊,怎么又是梅圆,到底是什么。。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忽然听的外面一阵嘈杂之声。

    沙逢水出门一看,一伙人各持器切,绳捆一人胡乱嚷道:金银若干,钱物多少,衣物多少。被捆之人竭力争辩:我不是强盗,我是文史差。丛人道:即不是贼,愿何在此冢内?。丛人你来我来乱踢乱打。那被捆之人只得爬地叫苦不休,其中一人道:眼下不要乱打,且如不交,再去其狗命。

    沙逢水上前搭理,与寻何事。不料那被捆之人顺势滚到身后,跌幢爬进酒店去了,丛人皆叫,而此人死也不出。沙逢水见此,深感错讹,无端到到,也算造次。随既供手道:各位,既认强贼,量其也逃不脱,不如先酒店歇脚饮茶,也好问个明理,如何。丛人见此,随之进店,份坐两桌,富贵连忙上茶,策个。

    这桌祁家兄弟不悦,叫道:掌柜,我等在次吃酒歇脚,打搅了我们的清净,为何。

    鲍老伯忙过来笑道:几位好汉,实属不拖,还望担待策个。

    祁家兄弟道:无端扰了大爷的清净,还望担待。好说,送上百两银子,我等另觅他处。

    鲍老伯笑道:好汉说笑了,店也出不起。此桌银两就不计算了,当孝敬几位好汉,如何。

    祁家兄弟喝道:大爷没工夫与你说笑。话音刚落,伸手朝鲍老伯聒去,沙逢水看到大惊,急于上前。那鲍老伯轻身后仰,噔噔后退趔趄在旁桌。沙逢水上前扶住了鲍老伯。急切说道:伯父,怎么样。随即上前,被鲍老伯拦住。

    再看那祁家兄弟两眼目登,口阔大张。其中一人道:老三,怎地。那祁家老三翻看手掌,只见掌心暗花黑红,手臂发麻。那祁家兄弟道:原来掌柜的是个练家子,失眼了。言毕,四兄弟顺势套兵刃在手,准备搏杀。

    这时,那被称为赵大侠之人,连忙起身,拦住册个。道:祁家兄弟,且慢。转向鲍老伯供手道:冲撞了老前辈,实属卤莽,望前辈见凉,我等即可离去,还前辈元初。说吧,放些银子,已算酒钱。与祁家兄弟即可转身与离开酒店。

    鲍老伯道:这赵大侠言语防可中听,言语伤人,害人害已,行走之人始为大嫉,且记。

    那赵大侠供手道:多谢前辈指点,告辞。

    鲍老伯道:能折回喝茶最好,路上伤着清水多洗手。

    赵及祁家兄弟一行人离去。

    沙逢水问道:伯父乃高人呀,趋敌与愈里之中,量其也不敢再回来。’

    鲍老伯叹道:我倒希望能看到他们回来。说吧,低头向后橱走去。

    外面,已没什么声也罢,沙逢水转身提出那被捆之人,那被捆之人道:这为哥,我不是强盗,我是文史差,救我呀。

    沙逢水暗想道不是文史差还不救你呢,随手抄刀断其绳,松其绑。问道:因何缘故,漫漫道来。随送上茶水。

    那文史差道:可乃县附议文史,名叫韩生,来此应进乡试题卷。

    沙逢水一听,急问道:可是这次乡试。

    那韩生道:正是。

    沙逢水暗自惊喜,这天下的事唯有天意最深,天机最巧,佛愿啊。

    那韩生接着道:可协文往乡搁,至于路途偶于雷暴,且日头以昏黑,去店尚远,就下马旁在一株大树下歇息,因疲倦的很,就昏睡去。许久,月色微明,被马鸣声惊醒,看到几个强盗拿刀砍马,心生慌张,起身狼狈逃命。那几个强盗随后追来,叫骂着。我只是乱跑,不敢回头。约跑了又一里来路,看见前面有一大冢,有一大口,就钻进去,避在里头,不然,性命难保。里面很大,静听响,许久月色转明,忽然听的外面有人说话,我在里面又害怕起来,伏在里面不动。只见口外推些物进来,料想到是他们的藏赃之地,不敢出声,伏地。许久晓得外面无人,也无敢出去,等到天明在处。不料,天亮起来。正好碰到一伙持器械寻盗迹,将我认作强盗,绳捆起来,如此这般,唉,望哥救我。

    沙逢水出门一看,一伙人各持器切,绳捆一人胡乱嚷道:金银若干,钱物多少,衣物多少。被捆之人竭力争辩:我不是强盗,我是文史差。丛人道:即不是贼,愿何在此冢内?。丛人你来我来乱踢乱打。那被捆之人只得爬地叫苦不休,其中一人道:眼下不要乱打,且如不交,再去其狗命。

    沙逢水上前搭理,与寻何事。不料那被捆之人顺势滚到身后,跌幢爬进酒店去了,丛人皆叫,而此人死也不出。沙逢水见此,深感错讹,无端到到,也算造次。随既供手道:各位,既认强贼,量其也逃不脱,不如先酒店歇脚饮茶,也好问个明理,如何。丛人见此,随之进店,份坐两桌,富贵连忙上茶,策个。

    这桌祁家兄弟不悦,叫道:掌柜,我等在次吃酒歇脚,打搅了我们的清净,为何。

    鲍老伯忙过来笑道:几位好汉,实属不拖,还望担待策个。

    祁家兄弟道:无端扰了大爷的清净,还望担待。好说,送上百两银子,我等另觅他处。

    鲍老伯笑道:好汉说笑了,店也出不起。此桌银两就不计算了,当孝敬几位好汉,如何。

    祁家兄弟喝道:大爷没工夫与你说笑。话音刚落,伸手朝鲍老伯聒去,沙逢水看到大惊,急于上前。那鲍老伯轻身后仰,噔噔后退趔趄在旁桌。沙逢水上前扶住了鲍老伯。急切说道:伯父,怎么样。随即上前,被鲍老伯拦住。

    《梅园剑影》五十部巅峰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1meijel.com/htmls/1563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梅园剑影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