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梅园剑影:河床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梅园剑影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几连数日,皆此。

    这日,众人离开石洞,向对岸,抓住蔓藤飞身上去,梅成林仅仅过去数日,因左臂所伤,明显的有些迟缓。

穿过树林又来到这片既熟悉又发生陌生的梅园,仿佛自己刚才曾经来过此地,几天前发生过一起改变梅园命运的事件,眼前流火所烧过的碳灰,黑色陈沫,园前布满露出的鹅卵石,石头缝隙间还有些未遭火料的野草,景色荒芜,一派消凉,头脑中似乎竟回忆不起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,记忆很是模糊,竟有些浑浊。

    木大人,不必伤感,切记凡,我定可,园可简陋,不日定安好如初,不定日一场及雨又是生机勃勃,哈哈,言罢,钟又四甩开膀子披荆斩棘,,这边阿财也忙碌起来,建造自己家园。

沙逢水忙道:木大人,空谈已晚,已成事实,不可再回,眼前所是不日定可,一阵春雨来临大可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梅曾是道:梅伯,即毁实属当重建,完好基础更上一层楼,说的是,好,来吧。

    梅伯有仿佛回到从前,眼前的一切渐渐的清晰起来,微风吹过,早木更亲,草嫩绿,枝上鸟鸣,翠绿眼帘,远处水流崩腾环礁,鱼儿欢快自由,自己躺在松软的草地上,阳光散发柔和恬静,草地厚密柔软,阳光照在上面,暖艳阳,暖洋洋的,这么舒服。

    倏忽间,天空出现一团黑影,直射梅成林,当梅成林沉醉在自己的过往中,一把寒冷的宝剑已架在脖子上,不等梅成林回神,伸手回扯,恰巧右臂弯曲,当再后。

随后,人身发出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,呵呵。

    梅成林缓缓说道:天色渐去,洞中安息,且先趁色安葬宝身匣,友四和阿财劳行吧。

说完,依靠石壁闭眼养神,不在言语。

梅曾是正要伸辩,钟友四上前拦住,挥挥手示意。

梅曾是低头不语默默地向洞口走去。

沙逢水急忙上前道:梅公子,此时出去,何往。

    梅曾是看了看道:我此去熟地,与诸位舍些口粮饭菜,这位公子要同往?沙逢水无语,转身坐下。

    间歇许久,不见人影,洞中慕慕相对,垂头而闭目,只闻腹中咕咕作响,又闻四壁虫声唧唧。

沙逢水看看大家,皆依莫对不做声,心想:这个梅少主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回,不会是遇到强敌,还是。

唉如此在此等闲与之叹息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忽闻有声音从洞外传来,细心听去,沙逢水说道:奇怪的很呀,忽瑟的风声惊涛,又似流水奔腾,发出蹭蹭铮铮的响声,对梅成林声说道:木大人,这是什么声音,我出去瞧一瞧。

    梅成林睁眼说道;沙公子,不必惊奇,此乃风与山接助,发出的声响。

    沙逢水道:山里夜色真冷清寂静,所发出的声响像军营里吹号,唉    梅成林说道:沙公子还到过军营?    沙逢水笑道:木大人是怀疑晚辈,不满大人晚辈曾去军营偷过马,呵呵,唉差是失去性命。

说完,肚子咕噜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梅成林笑了笑,低头不语,继续闭目垂头养神。

    沙逢水依壁坐下,不在做声,但人为动物是劳身形,腹中饥饿,彼动其精神。

心想:这个梅少主,怎么还不来,唉,人之情一日不再食物测饥呀,它日择时离去。

    自从沙狐堡溜出已有些日子,真想在堡中的日子,美食珍馐,何曾有过饥饿,寂寥,食有其口,寂有安昌,对了,安昌不知现在在何处,唉。

不在胡思乱形,迷糊见依壁而睡。

洞外明月星光皎洁,棋盘似的星罗撒在天上,寂静空聊,风声号声好像也停了下来,这时忽听有声音从洞外传来,倏忽,闪进一人,手里提着楼盒,这时,从怀里掏出一火引子,在洞中现有吙棍点燃,来人正是梅曾是。

    梅曾是轻声唤醒各位,沙逢水惺忪醒来,一看,说道:梅少主,何时进来的,我怎么一点也没察觉呀。

    梅曾是笑道:让各位久等,实属情愿,这是从庵院觅来清斋,先囫囵进些吧。

说罢,即从盒子中取出些食物分与大家。

沙逢水急忙上前从盒子里拿出一饭团,吃将起来,嘴里说道:饿的滋味真难受,肚子也在叫阵了,嗯,好吃。

梅少主,这是什么呀。

    梅曾是回道:这是山里的蜗叶和茹米做的饭团。

说罢,递给梅伯一个,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和,道:梅伯,孩儿替你先缓和掌伤。

    《梅园剑影》五十部巅峰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1meijel.com/htmls/1563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梅园剑影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