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梅园剑影:第三卷,静心庵香房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梅园剑影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来到另一间香房,此乃父亲所住,想来对父亲身形音貌有所模糊,想一人专一精心内典,勤修上乘,不是心魔,就是着魔,何来为痴。

走进房中,从厢内捧出经卷,这些自己闲来也皆有深读,梵文经卷似看,外面是净尽竫包裹黄霑着,揭开往里看时,却是扯页毛发一般装,多年不经表修,抢七异物,周围镶边,多有泛起。

梅曾是拿出《玉羊皮纸》,打开这梵文经卷,暗道此时何时经卷,如此冷落,只它有甚好处,不知父亲今去何为。

    梅曾是翻开一页,对照注解一看,顿时大吃一惊,啊这原来是我的名姓啊,此梵文经卷乃《未曾是真经》。

    梅伯诧异道:那是我与主人想约的暗记,凡是由外域进入高车的商旅,驼队印有梅花暗记的即时所传信物。

一切如所商定,缓而有序,每每有商旅,驼队皆仔细盘查。

奇怪,从与主人商定后,并无一件信物,音信皆无,莫非主人给遗忘了,还是所去地方发生变故。

这样,我在高车一呆就是好些年,几次想去寻回,主人不知身在外域何处,却也无处寻觅,接着道:过了几年,心思上有些迟缓,也就慢将下来。

    梅曾是此时一言不语。

    梅伯接着道:只到有一天,宝阿财突然带来有梅花暗记的一张羊皮,并告之本地走私商旅鲁员外被杀。

奇怪的是不知何人,杀人不取钱财,是何缘由。

    梅曾是道:这鲁员外是何人    梅伯道:只是本地往来走卒返客,因与酒馆相近,常去酒馆与阿财等相熟,本唤鲁元威,后来往来熟了,冠称鲁员外。

此货经纪巧手,心理不然,有钱财入手大,不为钱场打算,不知世间苦辣,不宜如此枉费,日付一日,洞不上手。

只因其略懂胡语,隔三擦五返皮,看起精细就暗下斯托留意,不料一次往回竟送其性命唉!。

    梅曾是看了看眼前的梅伯,想一块被融化的石块,批上一层灰,看出眼中的哀怨,悲情,却又无可奈何的眼光,未完成没实现的嘱托。

    梅曾是仿佛从眼中理解这其中内涵,略带着歉意,从怀中拿出皮纸说道:梅伯,这玉羊皮纸并无来历之物,岂能是武林中奇卷,只不过玩来返客梵语注释。

    梅伯诧异道:不解,即时梵语注解,为何却有我梅花暗记,不然主人几年光阴竟为之,定有深犹在其中?。

    梅曾是恍然大声道:我想起来了,爹爹曾对两本书籍心存急怨,一本就是记载着与大力金刚掌有关的书卷,可惜残缺半部,另一部却是梵文书卷,不知其出处。

不只可与其有关?。

    梅伯急道:少主,此书卷何处且勿外人示之,切记于心,你唤钟有四等进来,你可自行前去,只说前备食物,去吧。

    梅曾是走出洞口,告之,便自行离去。

    梅曾是施展轻功向后山掠去,达过后山,有一独僻径,橡树劈日,鸟雀向鸣,一两声暮钟,幽静而绵长,静心庵紧挨着清凉寺,梅曾是轻车熟路,走进这有三间香房书房,从老祖母仙去后那唤作千慧台上的焚香炉散漫的闲置,中堂像挂西区天老祖,一如平静思静潭水。

闫上老祖母香坊便是其两个贴身丫鬟居所,梅曾是这才想到仿佛两个贴身丫鬟自己只见过一个,另一个好像从未出现过,莫非根本就不存在,奇怪,老祖母仙去,这个也好像也再未出现过。

梅曾是推开门,环顾四下,皆静清香,甚是干净,两张卧榻,一个台挑,桌椅凳齐备,中堂两侧挂着两副图画一副桃花一只,很奇特,往下却是一片寒林,水村竹屋,飞鸿白鹭,层林颜浩,折一青了。

另一副却是一块石头坐着一个孩童在垂钓,左边一只龟,右边一只鹤,分明是副长寿图,却上坐一孩童,甚是不解。

    《梅园剑影》五十部巅峰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1meijel.com/htmls/1563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梅园剑影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