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羽神道:第四十章 摊牌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羽神道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我想要的,你能给?

    缔约为证,不说假话。

    两人缔约,岳枡取出刚才那筑基密卷,递给雷笙当做投名状,谋取她的认可。

    雷笙的眼界自然是比岳枡高得多,一眼看去就知道这是一门无价之法门,可为雷家提供绵延万载的不绝之势。

    抚平略微激动的心情,雷笙给出了第一个承诺:我可与你缔约,仅为我俩之盟誓,互不背叛,并为你准备筑基所需,让你尽快筑基!

    我之道基不稳,还是宗门所赐下等法门,不足以为无敌之根基,需要九滴云髓精华,一道太初元阳、元**气,十二柄空灵飞剑,以图根基永固,大道可期!

    岳枡已经早早达到肉身、灵力双巅峰的境界,可是迟迟不筑基,为的就是图谋一宗能够改变自身底蕴的大机缘。

    现在机缘已到,该是谋划筑基了。

    岳枡半躺在床椅上,点起一只蜡烛,翻阅那雨田笙和黄圣老儿修复的青竹卷。

    按照他们的说法,这个青竹卷真正的名字,应该是青竹经藏,以青竹为载体的一门大罗经书。

    可是看了许久之后,他还是没能看出这里面有什么高深之处,更别谈参悟这门大罗经书了。这黄圣已经回来三天,和雨田笙一起修复青竹卷,两个人都没有离开半步。

    连带着岳枡这三天里也没有离开泰山阁,生怕自己万一离开,这黄圣老儿暗中跟随,将他暗害。

    参悟了半宿的青竹经藏,岳枡放下竹简,捏了捏眉心,啜了一口茶水后,终于心神不宁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黄圣这件事情不解决,自己终究是难以安心。

    叫过值夜的老张头,让他去叫黄圣过来,岳枡则取出传讯玉符,凝神传送讯息,半晌之后才停下。

    等黄圣过来之后,岳枡挥退了老张头,起身往阁外走去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是半夜,宗门中万籁俱静,有道行的吸取太**华,没有道行的便已然休息,没有半个人影在此。

    看着空中的圆月,岳枡慨然道:前辈,明人不说暗话,这具身躯,用的还顺手吧?

    听见这话,黄圣一惊,挥手布下结界,叹息道:还是被你发现了,只是不知道你是何时看出来的?我自诩神功不弱,绝不是你这等小辈能发觉,实在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见到前辈的第一眼,我便认出了你并非生者。

    岳枡将自己取走精血浸泡镣铐这件事一说,黄圣明白,自己这正好是撞在枪口上了。

    我来这里本就是寻找破解奴印之法,没想到你竟然直白的告于我知,今日便承你情了。

    听见这话,岳枡有些后悔,没想到这老儿来这里的目的竟然是这么简单一个理由。现在将手中最大的牌给打出去了,这老小子会不会顺手干掉自己?

    看到岳枡的样子,黄圣大笑道:小辈,不要害怕,我不是嗜杀之人,今日更不会伤害与你,你且放心。

    前辈将那地穴之中不知为数多少的逃奴生生吞噬,后生实在是不得不担心前辈这句话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露出一丝苦笑,岳枡表示很难相信黄圣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沉吟半晌,黄圣知道自己的作为被这小辈看在眼里,已经失去了值得信任的可能,便头疼的抚额不语。

    前辈不打算解释一下?那未死的逃奴,都去了哪里?见黄圣不说话,岳枡主动出击,开始询问自己所想知道的。

    黄圣很坦诚,直白的说:他们倒是没死,就在我元神秘境之中,借着吞噬那些逃奴时血气大涨之力开启秘境将闲杂人等收入其中。可惜我现在实力有限,不能给你放出来看。

    前辈为何吞噬那些逃奴?这般伤天害理,难道不觉得心中有愧?

    抱着膀子,黄圣靠在一棵大树上,面色沉稳的说:不会有愧,这些心中生出恶念的家伙,祸害了那么多人,别说只是收取其气血,便是真的生吃活剥,那也不算过分。

    祸害那么多人?岳枡好奇,怎么祸害别人了?

    有的控制女逃奴供人淫乐以收取钱财,有的掌握数百人为宗门中一些心有邪念的修士提供人肉靶子试剑,有的谋杀羽化宗中下等死奴收取精血卖给宗门中隐匿的魔修,宗宗当诛,我不觉得自己杀掉他们是有错的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从那些洞穴中看到的,岳枡已经信了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个大能,他忽然觉得自己要是不利用一番,真是平白浪费了这番机缘。

    《羽神道》五十部巅峰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1meijel.com/htmls/215778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羽神道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